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视界 >

真主党的支持者袭击黎巴嫩首都的抗议者



防暴警察和士兵发射催泪瓦斯,试图阻止武装人员用棍棒和金属棒并高呼真主党口号,阻止他们到达贝鲁特市中心的示威者。贝鲁特—星期一早上,真主党支持者与示威者抗议黎巴嫩的政治精英之间发生冲突,贝鲁特市中心发生冲突时,安全部队发射催泪瓦斯。在伊朗支持的恐怖组织的数十名支持者乘坐踏板车抵达并用俱乐部和金属棒袭击示威者,高呼真主党的口号后,对抗就开始了。防暴警察和士兵随后在双方之间形成了人为屏障。

成群的年轻人向对方投掷石块数小时,中间有安全部队。数人遭到殴打和伤害。几名真主党支持者举起了穆斯林什叶派组织的大黄旗,挥舞着它,嘲弄了另一边的抗议者。真主党的支持者大声喊道:“什叶派,什叶派,什叶派”。一些向安全部队和抗议者方向开火。另一边的抗议者回答:“真主党是恐怖分子。”

抗议者高呼«真主党是恐怖分子! »在警察线另一侧的真主党支持者那里。抗议者是在抗议者封锁了主要的十字路口之后发生的,该十字路口将首都的东部社区与西部连接起来。抗议者同时封锁了贝鲁特北部和贝卡谷地东部地区的道路。

示威活动于10月17日开始,反对对WhatsApp征收的拟议税款,但变成了自1975-90年内战以来一直统治该国的政治精英的谴责。抗议者指责他们多年的腐败和管理不善。年轻人一直处于无领导者抗议运动的最前沿,他们面对着经济急速下滑和高失业率,除了移民外别无选择。抗议者呼吁在传统的基于宗派的权力分享协议之外建立新政府和进行选举。

自西方支持的总理萨阿德·哈里里(Saad Hariri)于10月29日辞职以来,高层政治领导人在组建新政府时陷入僵局。数百名真主党/阿迈勒支持者朝头部#Lebanon示威者在他们的摩托车哈里里说,他已经与他在伊朗支持的真主党统治下的政府伙伴陷入僵局,并呼吁建立一个非政治性的紧急政府。总统政党及其盟友真主党的竞争对手希望保留自己的选举胜利和哈里里(Hariri),以为世界所接受。

双方公开辩论。哈里里说,米歇尔·奥恩总统的党派在“不负责任地”行事,而奥恩的组织则说,代理总理将内阁作为人质:“要么我,要么没人。”奥恩周四晚间在电视讲话中说,由于“控制黎巴嫩政治的矛盾”,关于组建政府的共识仍然遥遥无期。他没有详细说明。

伊朗支持的真主党在支持者中树立了声誉,成为穷人的拥护者和黎巴嫩针对以色列的捍卫者。自1975年至1990年内战结束以来,它及其什叶派盟友阿玛尔党一直在什叶派社区中获得压倒性的支持,这使其成为与盟友一起统治了最近政府的政治强国。

观察:黎巴嫩示威者放火烧了属于真主党支持者的摩托车,安全部队发射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但是现在,许多抗议者将真主党归为他们所反对的统治阶级,并指责其是因为多年来的腐败和管理不善破坏了经济。

在这张2019年10月25日的档案照片中,真主党领导人哈桑·纳斯拉拉的支持者在黎巴嫩贝鲁特南部郊区举行了拍照并挥舞着真主党旗帜。 (美联社照片/哈桑·阿马尔,档案)抗议者希望整个政治精英退出。真主党的领导人哈桑·纳斯拉拉(Hassan Nasrallah)和阿马尔(Amal)的首席议长纳比赫·贝里(Nabih Berri)并没有幸免。

抗议者在贝鲁特的一些集会上高呼:“所有人都意味着所有人,纳斯拉就是其中之一。”在一些情况下,怀疑是真主党的人和阿马尔的支持者殴打示威者并摧毁了帐篷。在社交媒体上批评纳斯拉拉和贝里的一些人在被殴打之后出现在视频中,为他们的所作所为道歉。阿马尔(Amal)否认与殴打背后的人有任何联系,在声明中称应将其逮捕,并违反了该运动对见解自由的信念。

在过去的几年中,真主党幸存了许多威胁,包括联合国支持的一个法庭对2005年2月杀害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Rafik Hariri)的指控–真主党强烈否认这一指控– 2006年与以色列的毁灭性战争以及邻国叙利亚的战争,真主党派遣了数千名战士支持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估计损失了2,000人。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