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海外新闻 >

经济困难引发伊朗抗议,汽油价格上涨导致互联网中断



一百人死亡,数千人被捕。随着互联网慢慢伊朗各地闪烁回来,影片 的 暴力 冲突,示威者与安全部队之间的冲进了公众的视线。在11月15日燃油价格上涨后的几天里,成千上万的伊朗人 走上街头,对他们的决定表示不满。燃料价格上涨了50%,这在历史上一直是高额补贴的,而这毫无预警。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宣布该国面临的赤字接近其450亿美元年度预算的三分之二后,伊朗国家电视台播出了他决定提高近6000万伊朗人天然气价格的决定。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智囊团的伊朗专家苏珊娜·马洛尼(Suzanne Maloney)告诉我:“要说出为什么(伊朗政权)现在做了这些补贴,这有点困难。”马洛尼继续说道:“以这种方式采取这项政策没有任何借口。” “这一宣布很不寻常,因为它是如此突然;它没有任何通知,也没有计划支持公众。”

伊朗政府是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对特朗普政府的“最大压力”的政策越来越大的压力增加制裁和支持抗议者。伊朗变得如此不稳定,以至于该政权关闭了整个互联网系统,以至于伟大的伊朗人民无法谈论该国境内发生的巨大暴力。由于制裁对导致这场危机的伊朗经济产生了影响,因此伊朗将华盛顿官员对抗议者的支持声明视为“虚伪的”。

设在德黑兰的伊朗头版新闻网站的记者兼编辑雷扎·卡哈斯特(Reza Khaasteh)说,伊朗人民正在苦苦挣扎的经济形势直接导致了他们在国内外的愤怒。 “现在,挫败感非常普遍,”卡哈斯特告诉我。 “政府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来重新获得[人民]的信任。但这将非常非常困难。……政府的决定是在错误的时间采取了错误的行动,因为人民已经在美国制裁下苦苦挣扎,再也承受不了更大的经济压力。”

根据德黑兰省长的说法,大约70%的省份经历过抗议活动。不同于2009年的绿色运动抗议活动和2017年底至2018年的动荡局势,该政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新的暴力镇压。 《人权观察》报道说,在11月19日与政权部队的冲突中,有100多名抗议者被杀,约1000人被捕,随后的报道表明,死亡人数是保守估计。

但是,与过去对全世界的伊朗人及其亲属的示威活动最令人不安的差异之一是,由于互联网关闭,整个国家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伊朗国家美国国家委员会高级研究分析师新浪·图西(Sina Toossi)担心地在伊朗境内的朋友和家人突然沉默。

“这真是太可怕了,安静,”图西说。 “我们都非常活跃于WhatsApp群组和...聊天,向朋友或家人发送消息或照片。每个人都保持沉默一直感到非常不安。”尽管Toossi和其他类似他的人现在可以与伊朗境内的一些亲人联系,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重新上网。根据互联网自由映射组织NetBlocks的数据,截至周日,伊朗约有85%的互联网已恢复,蜂窝连接性徘徊在25%左右。

在政府试图控制其人口的过程中,互联网停电 并不是闻所未闻的,但是伊朗最近一次关闭的规模并不寻常。伊朗拥有自己的内部网,能够使重要基础设施像医院和银行一样运转,同时完全拒绝访问伊朗仅有的两个全球互联网门户,因为这两个网关均由政府所有。

关闭公民访问互联网的决定也引发了有关信息匮乏对遭受经济困难并寻找罪魁祸首的伊朗人口的影响的质疑。 Vox的Delia Paunescu 写道:[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是,伊朗可能会通过自己的内部网进一步将其公民与世界其他地区隔离开来。政府一直在发展这一内部网,以使伊朗政权能够更好地控制人们在该国可以访问的内容和服务。在互联网停电既是试图让示威者从网上组织,并包含一个办法,就是只能暂时,到达国际观众的抗议活动的视频。

马洛尼(Maloney),卡哈斯(Khaasteh)和图西(Toossi)都清楚地表明,尽管街头人数众多,但这并不是1979年国王脱离王位的大规模动员。 Khaasteh说,有关“暴徒”和“破坏者”烧毁建筑物和煽动暴力的报道使许多伊朗人尽管在家中也缺乏互联网,但仍能够找到有关抗议的信息。 Toossi将低收入人群的不满表现为特征,表明他们已经厌倦了统治阶级,但不足以冒一切险。

托西说:“技术官僚政府代表着人们对秩序的共识,但它几乎不稳定。” “在伊朗,我想大多数人都会有深深的不满。然而,在这些暴力场面中,很多人真的很害怕,他们不想失去相对的稳定。”

马洛尼(Maloney)将互联网复兴以来发生在伊朗的抗议场面描述为“与我所能想象的不同”。在目前的无领导状态下,她没有看到目前的抗议爆发成为一场全面的革命。马洛尼说:“我不确定[领导]来自哪里。” “但是,我们会看到像这样的持续事件发生,因为伊朗政府有一些艰难的决策需要做出,这些决定在面对他们的高压时期在政治上不受欢迎。”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