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海外新闻 >

移民描述在前往利比亚的危险旅程中遭受酷刑和强奸



带有舷外马达的蓝色小船在公海的波浪上摆动。它挤满了来自索马里,孟加拉国和也门的28名移民,包括男女老少。地平线上是利比亚海岸。利比亚海岸警卫队的水手挥舞着手臂。“停!停!” 他们用英语大喊。水手们准备向船上扔一条绳子,但船上的几名男子用阿拉伯语喊道:“我们不要。”

“你不要吗?” 问一位水手。“你会死在这里!”经过几次尝试,水手设法将绳子扔到船头上。一名乘客带着不屑的空气将其扔入水中。水手们再次把绳子扔了过来,移民们又把绳子扔进了水中。他们为此付出了数百美元的巨额财富,这笔钱是他们冒险前往南欧海岸的那段旅程。从他们的祖国到现在已经花费了数千美元。这不是他们的冒险之旅应该结束的方式。

救助者与被救者之间没有爱根据国际移民组织(IOM)的数据,自2014年初以来,有33,000多人试图越过地中海而丧生。这样,即使是略微波涛汹涌的海面也会下沉小的拥挤船只。船上没有人有救生衣。最终,一名利比亚水手潜入海中,游向船上并系上绳索。他的同志们把船拉到了一起。移民很不情愿地登上了利比亚海岸警卫队的船。一位妇女感叹道:“这比死亡还糟。”

17岁的蒙娜娜(Mona)在父亲去世后离开索马里。 她说她受到贩运者的酷刑。水手将移民赶到甲板上。其中22人为索马里人,5人为孟加拉国人,1人来自也门。救援者与被救者之间没有爱。来自索马里的阿卜杜勒·萨马德(Abdel Samad)在利比亚呆了六年,积saving了钱,付给贩运者去欧洲。他说:“利比亚人挫败了我们。” 一名利比亚水手偷听了阿卜杜勒·萨马德(Abdel Samad)的话。

“你们都在诅咒利比亚,你们这些动物!” 他用阿拉伯语吼叫,并用英语“闭嘴!”对他来说,巡逻大海和阻止移民船是一项不需要同情的工作。他说:“我住在的黎波里的国际机场附近。这是一个战区。但我没有像移民那样逃跑。”

利比亚是地中海中部路线的主要中转站。许多被困在那里的人被由欧洲联盟资助和训练的利比亚海岸警卫队拦截和拘留。海岸警卫队是在的黎波里获得联合国认可的民族协议政府(GNA)的控制。欧盟已向GNA及其海岸警卫队支付超过2.5亿美元,以阻止移民和难民越过地中海当海岸警卫队船只于当晚晚些时候抵达的黎波里时,国际移民组织的工人就收到了移民。

从那里,他们被带到的黎波里附近的由GNA经营的各种拘留中心,包括Tariq al-Sikka中心。利比亚移民拘留中心遭到人权组织的批评。 这些中心从欧盟获得间接资助。被拘留者无限期留在中心根据国际移民组织(IOM)在2019年6月至7月之间收集的数据,来自利比亚的三个以上国家的655,000多名移民。其中近6,000人被关押在拘留中心。

这些中心的意图是-违背他们的意愿-逮捕那些试图穿越地中海的人。据一些人道主义组织称,许多被拘留者被无限期地留在这些中心。根据日内瓦非营利人权组织“全球拘留项目”的说法,妇女和儿童没有得到特别重视,仍然容易受到虐待和虐待。人权观察组织等人权组织批评拘留中心的情况,并指责欧盟政策“助长了利比亚移民的虐待”。但是,由于成员国之间的分歧,欧盟尽管存在明显的缺陷,但并未改变其对利比亚移民的政策。

根据全球拘留项目,意大利和欧洲联盟继续与利比亚军队达成协议,以控制移民。HRW在2019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欧盟与利比亚的移民合作正在助长极端虐待的循环。'' “欧盟正在向利比亚海岸警卫队提供支持,使其能够拦截海上的移民和寻求庇护者,然后将他们带回利比亚,遭到任意拘留,在那里他们面临着不人道和有辱人格的条件以及遭受酷刑,性暴力的危险,勒索和强迫劳动。”

拉基从索马里前往饱受战争war的也门,然后经过苏丹,最后抵达利比亚。欧盟没有立即回应CNN的置评请求。欧盟认为,它需要保护其边界免遭非法移民。利比亚政府拒绝就非政府组织报告的拘留所的状况和虐待发表评论。在塔里克·锡卡(Tariq al-Sikka)中心专门为妇女和儿童服务的部分采访的八名妇女中,有七名称她们在前往利比亚的途中被强奸,有的屡遭强奸。

所有人都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这些妇女中没有一个说她们在拘留中心内被强奸。在联合国一再敦促利比亚当局释放被拘留的移民,并说他们有“严重关切”他们的安全和条件之际在全国持续不断的冲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在一份声明中说: “移民应紧急从拘留所中释放出来,并应获得与所有平民相同的人道主义保护,包括进入集体收容所或其他安全场所。” 今年四月。

联合国对利比亚的人口贩子采取更严厉措施“没有人帮助我们,”来自厄立特里亚的18岁的Danayt回忆起贩运者手下的待遇时,声音颤抖。“他们用皮带殴打我们。他们强奸了我们。然后他们喂饱了我们。然后他们强奸了我们。”丹奈特(Danayt)怀孕了,他对在拘留中心分娩,几乎没有医疗护理的前景感到恐惧。她流下了眼泪,捂住了脸。

GNA内政部官员Abdel Naser al-Ahzam是Tariq Al-Sikka拘留中心的负责人。他抨击了被拘留的移民没有被当作“谎言”接受治疗的说法。al-Ahzam说:“每个人都得到了必要的对待。他们的主张是谎言。”来自索马里的拉基(Laki)抱着粉红色的毯子抱着婴儿。她坐在一个拥挤的房间里光秃秃的床垫上。

她从索马里前往另一个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也门,然后穿越苏丹,最后抵达利比亚。来自厄立特里亚的18岁移民Danayt说,贩运者用皮带殴打她的同伙,并多次强奸他们。一路上,贩运者要求更多的钱,但她没有任何钱。她说:“我遭受了酷刑,被迫工作,被强奸。然后我怀孕了,并生下了这个婴儿。”

她声称她于2018年6月在利比亚东南部的一个小镇Kufra被强奸,然后在的黎波里以南的Bani Walid被强奸。她说:“我用眼睛看到了地狱。” 她给亲戚回国的消息吗?尽管有饥饿和麻烦,但不要来利比亚。”她说,她摇着婴儿,对怀抱中的生活没有恶意。她说:“赞美上帝赐予我这个婴儿。我不能丢掉它。婴儿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不过,现年18岁的拉基确实提出了一个简单的要求:“从这里带我过来。”17岁的莫娜也来自索马里。她回忆说,她离开家是因为父亲去世了,母亲没有能力抚养她和她的兄弟姐妹。在库夫拉,她认为是利比亚人和乍得人的贩运者,要求蒙娜或她的家人多付钱。她不能拿出现金。

她说:“所以他们殴打了我。他们折磨了我。一个晚上,三个人把我拐弯了,把我带到外面强奸了我。”她的眼睛充满了泪水。“那一刻,我讨厌自己。我想死。阿扎姆说:“这些人想要更好的生活。” “他们逃避战争和痛苦。他们不是罪犯。”

他认为,囚犯在中心得到了足够的照顾。al-Ahzam说:“他们告诉我们这些故事。我们同情他们。但这全都是根据他们的故事。(我们提供的)支持是给任何人的。无论是否受到强奸。”艾哈姆(Al-Ahzam)可能没时间照顾他中心的700多人,因为他们没有太多时间来讲述移民讲的恐怖故事。对于这里的许多囚犯而言,前途一片光明,因为他们在利比亚当局及其在欧盟的支持者的摆布下过着艰难的生活。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