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海外新闻 >

五角大楼与特朗普的冲突因军事和抗议而爆发



总统还受到前国防部长马蒂斯的严厉谴责,后者指控他在军事和民间社会之间建立冲突并“滥用行政权力”在2020年6月1日,档案照片中的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离开白宫,前往华盛顿的圣约翰教堂外拜访。 华盛顿(美联社)-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五角大楼负责人周三否决了他使用部队平息全美抗议活动的想法,然后扭转了将第82空降师的一部分撤离待命的做法,这是美国军方与其空军之间非同寻常的冲突总司令。

特朗普第一任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都受到特朗普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的刺痛,罕见的公开批评,这是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公开场合最公开的推翻,他被任命为掌控世界上最强大军事力量的人。

马蒂斯的谴责是在特朗普威胁要动用军队“支配”美国人示威的街道之后进行的。在黑人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白人警察将他的膝盖压在脖子上几分钟,死了。总统敦促州长召集国民警卫队遏制抗议活动,抗议活动变成了暴力,并警告说他可以派遣现役军事部队,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的话。

埃斯珀(Esper)在周三早些时候激怒了特朗普,他说他反对使用军事力量进行执法,似乎摆脱了总统使用《暴动法》的威胁。埃斯珀说,“仅在最紧急和最严峻的情况下”才应在美国援引1807年法律。他补充说:“我们现在不在那种情况中。”

示威者继续抗议2020年6月3日,星期三,华盛顿白宫附近的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示威者与犹他国民警卫队的士兵经过一条安全线。弗洛伊德(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警察的约束下死亡。

在随后访问白宫之后,五角大楼突然推翻了先前的决定,从华盛顿特区派遣数百名现役军人回家,这是与白宫之间日益紧张的公开迹象,批评声越来越高。五角大楼正在对抗议活动进行政治化。

退休的海军上将前秘书马蒂斯周三在《大西洋周刊》的一篇文章中抨击特朗普和埃斯珀,因为他们考虑将现役军人用于执法,并考虑使用国民警卫队清理一场大规模的和平抗议活动星期一晚上在白宫附近。

马蒂斯写道,“我们必须拒绝任何将我们的城市视为“战场”的想法,要求我们穿制服的军队“占主导地位”。”马提斯分别引用埃斯珀和特朗普的话说。“如我们在华盛顿特区所目睹的那样,使我们的反应变得微不足道,这在军事和平民社会之间造成了冲突,这是一次虚假的冲突。”

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于2018年3月29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会议之前,在五角大楼外与即将到来的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会面。几天前,埃斯珀已下令约1300名陆军人员前往该国首都外的军事基地,因为特朗普在权衡是否援引《叛乱法》并将现役军人送入城市,大规模抗议活动演变成暴力并掠夺了该市。周末。

但是,在一夜之间,国民警卫队和全副武装的联邦执法人员大量部署后,国防部官员表示,军队将开始返回自己的基地。陆军部长麦卡锡(Ryan McCarthy)告诉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在埃斯珀(Esper)访问白宫后,这一决定被推翻。白宫没有回应关于特朗普是否下令进行更改的置评请求。

弗洛伊德(Floyd)死于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后,总统威胁要援引《叛乱法》进行抗议,这一转变更加令人困惑。白宫官员甚至在埃斯珀发表评论之前就表示,特朗普正在放弃援引该法案,尽管官员们表示,特朗普对埃斯珀的声明传达了“弱点”感到不安。

新闻秘书凯里·麦肯尼(Kayleigh McEnany)表示,尽管埃斯珀发表了评论,但总统仍然愿意部署联邦部队。她告诉记者:“如果需要,他会使用它。” “但是现在他依靠国民警卫队在大街上奔波。效果很好。”同时,总统因将联邦和其他执法人员部署到美国首都而声名狼藉,称这为各州如何制止伴随全国性抗议活动的暴力行为提供了榜样。

哥伦比亚特区国民警卫队的成员于2020年6月3日步行到华盛顿林肯纪念堂附近的国家广场的指定位置,随着抗议活动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继续进行,以确保该地区的安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特朗普辩称,大规模的武力示威是导致华盛顿和其他城市近日的抗议活动变得更加平静的抗议活动的原因,并再次对没有充分部署国民警卫队的州长提出批评。
 
特朗普周三对福克斯新电台表示:“你必须拥有一支主导力量。” “我们需要法律和秩序。”麦肯纳尼一再被问到特朗普是否对他的五角大楼负责人仍然充满信心,他说:“截至目前,埃斯珀秘书仍是埃斯珀秘书,如果总统失去信心,我们将在未来学到这一点。”

埃斯珀(Esper)在五角大楼的讲话中也强烈批评明尼阿波利斯警方针对上周引发抗议活动的事件所采取的行动。他称弗洛伊德之死是“谋杀”和“可怕的罪行”。国防部长本人遭到批评人士的抨击,其中包括退休的高级军官,他们是在周一晚上与特朗普和其他人一起从白宫走出来的,在圣约翰主教教堂前举行了总统合影的机会,圣约翰教堂此前曾遭到破坏来自抗议者。

埃斯珀说,虽然他知道他们要去圣约翰大教堂,但他不知道在那里会发生什么。他说:“我不知道有照片在发生,”他补充说,他还不知道警察已在拉斐特广场强行移动和平示威者,为特朗普及其随行人员扫清道路。2020年6月1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参观华盛顿白宫对面的拉斐特公园附近的圣约翰教堂时,拿着圣经。

马蒂斯(Mattis)在他的文章中称此事为“滥用行政权力”。在与总统发生数月的冲突后,这位退休的将军于2018年12月退出特朗普政府,特朗普宣布他正单方面从叙利亚撤军。白宫对星期一在总检察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在拉斐特公园(Lafayette Park)发生的事件负责,他说他下令执法人员在特朗普于华盛顿晚上7点宵禁前步行到教堂之前清除抗议活动。麦肯纳尼说,这项决定是在周一早些时候做出的,但是在巴尔到达公园勘察现场时尚未执行。当时他下了命令。

麦肯纳尼说,执法部门以适当的力量进行了行动,其中包括胡椒喷雾剂和其他化学制剂,以及骑马和警棍的人员正在清除几乎完全由和平抗议者组成的人群。特朗普对批评暴力的国家进行了政治宣传。他说:“您会注意到所有这些有问题的地方,都不是由共和党人统治的。他们由自由派民主党人管理。”

尽管周二一些特朗普支持者赞扬了对华盛顿示威活动的镇压,但仍有少数共和党人担心执法人员冒着侵犯抗议者的《第一修正案》权利的风险。华盛顿的局势周一升级,成为特朗普警务策略的有力象征,也是自他当选以来所煽动的修辞文化战争的实际体现。

华盛顿特区国民警卫队的成员站在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监视2020年6月2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抗议示威游行,抗议和平抗议警察的暴行和乔治·弗洛伊德之死。镇压行动是在白宫外举行了一个周末的示威游行之后。根据现任和前任竞选和政府官员的说法,特朗普一直对在行政大楼外公园内放着篝火,背景为白宫的黑暗感到愤怒。

他还对这一新闻报道感到生气,因为该报道表明他在周五的抗议活动中曾去过安全的白宫掩体。特朗普在周三承认他星期五参观了掩体,但声称他只是在进行检查,因为抗议活动在白宫大门外肆虐。第82空降师的士兵待在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的联合基地和华盛顿郊外的弗吉尼亚州的贝尔沃堡的待命状态。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