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海外新闻 >

瑞典虽然没有陷入封锁,但仍远未达到畜群豁免权



瑞典透露,尽管采取了更为宽松的措施来控制冠状病毒,但到4月下旬,斯德哥尔摩只有7.3%的人已经开发出了抗击这种疾病的抗体。瑞典公共卫生局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证实了这一数字,该数字与其他拥有数据的国家大致相似,远低于在人口中建立“群体免疫”所需的70-90%。

在该国采取了非常不同的策略之后,该国仅对日常生活实施了非常严格的限制,以阻止冠状病毒向其他国家扩散。瑞典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表示,这一数字比预期“略低”,但“没有明显下降,可能只有一个或几个百分点。”他在斯德哥尔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与我们拥有的模型非常吻合。”

瑞典公共卫生局(Public Health Agency)进行的这项研究旨在基于一周内进行的1,118项测试来确定人群中潜在的牛群免疫力。它旨在在八周的时间内每七天执行相同数量的测试。公共卫生局发言人说,其他地区的结果将稍后公布。该国没有实施严格的封锁措施,大多数餐馆,酒吧和商店都保持营业。

在大流行期间,瑞典采取了与其他北欧国家不同的策略,选择避免封锁并保持大多数学校,饭店,沙龙和酒吧开放。但是,它确实要求人们不要长途跋涉,而是要强调个人责任感。瑞典研究人员很早就对该策略提出了批评,他们说,试图建立畜群免疫的支持率很低。但是当局否认实现畜群免疫是他们的目标。

当给定人群中的大多数(70%至90%)对传染病免疫时,即由于他们已经被感染并康复,或者通过疫苗接种,便可以实现畜群免疫。发生这种情况时,这种疾病就不太可能传播给免疫力不强的人,因为感染的载体不足。

哈佛大学陈赞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助理教授迈克尔·米纳(Michael Mina)在最近接受国际公共广播电台(International Radio International)的《世界》采访时说,还没有一个社区实现这一目标,而疫苗“将使我们更快地实现牛群免疫” 。5月13日,一名医护人员在将病人降落在斯德哥尔摩附近的丹德瑞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后清洗并消毒了救护车。

瑞典拥有抗体的人口比例与其他实施封锁的国家相距不远。根据西班牙政府一项流行病学研究的初步结果,到5月14日,西班牙有5%的人已开发出冠状病毒抗体。根据捷克共和国Jihocesky官方地区的马丁·库巴(Martin Kuba)率先在普通公众和一线工人中进行了随机选择的冠状病毒大规模检测,初步结果显示,患此病的人比例为“百分之几”。而不是“分数的百分比”。

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本月早些时候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今晚与唐·柠檬(Don Lemon)一起估计,美国有5%至15%的人已被感染。

他说,冠​​状病毒将在其减慢速度之前传播并感染至少60%至70%的人口,但警告该国有很长的路要走,以达到牛群免疫的水平。他与其他流行病学专家和一位历史学家共同撰写的一份报告估计,这可能需要18到24个月的时间。世界卫生组织(WHO)突发卫生事件计划执行主任迈克·瑞安博士说,牛群免疫的概念是“危险的计算”。

5月11日,行人和骑自行车的人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过一座桥。当被问到根据公司的测试他是否愿意接受豁免护照时,瑞士制药商罗氏(Roche Severin Schwan)首席执行官告诉CNN的茱莉亚·查特利(Julia Chatterley):“我确实相信我们处在一个充满歧义的世界中,我们还必须关于不完整信息的决策。因此,我确实认为这是有价值的信息,但我们不应该完全依赖它。”

4月24日,首席流行病学家Tegnell在接受BBC广播采访时说,当局认为斯德哥尔摩的免疫力在……人口的15%至20%之间。他说,该策略“在某些方面奏效了……因为我们的卫生系统已经能够应付。一直以来,至少有20%的重症监护病床空着并且能够照顾Covid-19患者。”

当被问及瑞典的做法是否会帮助它抵御第二波冲击时,特涅尔说,他相信这样做会。他说:“这肯定会影响繁殖率并减慢传播速度。”但他补充说,这还不足以实现“畜群免疫”。但是瑞典外交大臣安·林德和瑞典卫生经济研究所(IHE)常务理事彼得·林格伦上个月表示,它未能防止在养老院中造成大量死亡。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数据,瑞典现在有32,172例病例,死亡3,871例。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