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改变的时候:反种族主义抗议者在美国游行



数以万计的人参加从海岸到海岸的和平示威活动,华盛顿举行了最大规模的集会。参与者希望这是美国历史的转折点示威者聚集在第16街和拉法叶特公园对面的新命名为Black Lives Plaza的那部分,同时于2020年6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和平抗议警察的暴行和种族主义。 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逝世后,成千上万的和平抗议者周六在美国各城市集会,争取种族正义,因为他在警察手中被杀而引发的运动进入了第二个周末。

抗议活动从纽约延伸到洛杉矶,但华盛顿处于行动的中心,因为成千上万的黑人,白人和棕色人涌入白宫周围的市区街道,而白宫周围则是黑金属格栅。华盛顿本地人克里斯汀·蒙哥马利(Christine Montgomery)十岁男孩。

“我在这里,所以我的儿子不是下一个在世界范围内流传的话题标签。”一些抗议者将弗洛伊德和其他被警察杀死的黑人美国人的照片附在白宫周围的高大障碍物上。在晴朗但闷热的日子里,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许多人戴着口罩。随着该地区的聚会气氛升温,志愿者们分发了水和其他用品,食品卡车和摊贩出售Black Lives Matter T恤。

抗议者于2020年6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抗议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的抗议活动中聚集在自由广场。军事人员监视着聚会,直升机在头顶上盘旋,一些抗议者跳舞,而另一些抗议者大喊:“这不是聚会!”在国家广场上,围栏和穿制服的警卫阻止抗议者进入林肯纪念堂的台阶,在那里,民权偶像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在1963年发表了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讲,呼吁结束美国的种族主义。

“作为非裔美国人,我们在这里传达我们的希望,说这个恶性系统不会定义我们,” 31岁的Deniece Laurent-Mantey说,他是那里的一大群人。她补充说:“马丁·路德·金站在这里,经过这么多年,我们带着新的希望信息回到了这里。”

抗议活动是由一名警官在弗洛伊德为自己的生命辩护时跪在脖子上将近九分钟的视频引发的,这是白人执法部门的最新一例,指责是一名没有武装的黑人的死亡。自从5月25日弗洛伊德(Floyd)在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逝世以来,愤怒情绪已经爆发,成为自1968年金被暗杀以来美国最严重的内乱。

星期六,和平抗议在美国其他城市激增:纽约市和费城各地的数万人集会;芝加哥当局关闭了标志性的湖岸大道以促进抗议活动。示威者在洛杉矶游行。抗议者于2020年6月6日在纽约举行的抗议警察野蛮和种族主义的和平抗议中在华盛顿广场公园集会。

但是,华盛顿的示威活动预计将是自九天前在明尼阿波利斯开始抗议活动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然后在全国范围内蔓延至国外。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充满希望的乔·拜登(Joe Biden)在推特上说:“今天,痛苦是如此的原始,以至于很难让人相信正义已经到来,或者我们将永远实现我们都想要的更加完美的联盟。”

“但是我们的工会值得我们为之奋斗,我们都被要求为此而奋斗。没有人可以保持沉默。”在周四在明尼阿波利斯举行追悼会后,周六在他出生的州北卡罗莱纳州的雷福德举行了对弗洛伊德的纪念活动。

新闻报道称,数百人排队等候观看弗洛伊德的棺材,一些人拿着雨伞以抵御烈日。当灵车随棺材来到时,有些抽泣着的手机高举着。帕特里夏·汤普森(Patricia Thompson)是一位55岁的非洲裔美国人,她的侄女和侄子在白宫外,她说,她希望这是美国历史上的转折点。

她说:“我感觉我们一直在进行斗争,斗争,斗争,所有事情都突然爆发了,”她指的是首次公开反对种族主义的公司和组织。白人抗议者梅根·纳多尔斯基(Megan Nadolski)与她的丈夫和两个年幼的女儿一起参加集会,以示声援。

当黑人抗议者喊出圣歌的第一部分时,她说:“我只是想对自己说,我一直想成为一个白人,站在他们旁边回答,只要确保他们知道自己安全,孩子们可以安全健康地成长,并拥有与孩子们一样的机会。”

一名示威者于2020年6月6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抗议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的抗议活动中,站在自由广场上时举着标有“为乔治辩护”的标语。周五,华盛顿市长穆里尔·鲍泽(Muriel Bowser)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就强硬处理动乱发生冲突。他在通向总统府的道路上,以巨大的黄色字母揭开了街头壁画,上面写着“黑色的生活问题”。

出国抗议在世界各地,抗议者都回响了美国示威者的愤怒。“现在是消灭制度种族主义的时候了,”一位发言者通过扩音器对伦敦议会大楼外成千上万的欢呼人群大喊。数以万计的人聚集在澳大利亚和法国,而在突尼斯,数以百计的人高喊:“我们要伸张正义!我们要呼吸!”

示威者于2020年6月6日在伦敦市中心的唐宁街唐宁街附近与防暴警察sc打,其中一些人戴着PPE(个人防护装备),其中包括戴口罩以预防COVID-19声援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后,黑人生命问题运动遭到杀害。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是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他在明尼阿波利斯的警察跪下后丧生。

在美国的示威活动中,包括抢劫和暴力事件的爆发,见证了新的警察虐待事件,其中一些被摄像机捕获。在纽约州布法罗市,两名警察周六被捕后被指控犯有重罪袭击,他们被推了一名75岁的抗议者,该抗议者摔倒,撞到头部并开始从耳朵流血。

在印第安纳波利斯,视频出现后,至少有四名警官用警棍殴打一名妇女,并向她发射了胡椒丸,警方对此事展开了调查。但是也有一些变化。在西雅图,市长兼警察局长宣布临时禁止使用催泪瓦斯。在丹佛,一位联邦法官禁止对和平示威者使用化学制剂和射弹,例如橡皮子弹。在达拉斯,数十名警察声援示威者。

示威者身穿PPE(个人防护设备),包括面罩作为预防COVID-19的预防措施,在2020年6月6日参加抗议游行时,他们举着标语牌经过美国驻伦敦大使馆,以表示对黑人的声援。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谋杀后活着物质运动,乔治·弗洛伊德是一名手无寸铁的黑人,死于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跪下而死。动荡已使特朗普成为他动荡的总统任期内的最大挑战之一。

在谴责弗洛伊德之死的同时,他对示威者采取了强硬立场,称他们为“暴徒”或“恐怖分子”,并威胁要进行军事镇压。美国民权组织向特朗普提起诉讼,此前安全部队在华盛顿总统本周初走到附近的教堂拍照之前,向华盛顿的和平示威者发射了胡椒丸和烟雾弹,以清除他们的和平示威者。尽管一些早期的抗议活动因骚乱和抢劫而受损,但自那时以来,大多数抗议活动都是和平的。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