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新闻 >

巴勒斯坦当局继续削减关系,拒绝从以色列转移税收



分析师表示,在捐赠者援助减少和冠状病毒引起的经济危机中,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举动“几乎自杀”,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些资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的密友侯赛因·谢赫在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官方频道巴勒斯坦电视台上讲话。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周三表示,它将不再接受以色列的税收,因为它正在推动努力,以达成谅解并终止与以色列的协调。

巴勒斯坦民政委员会主任侯赛因·谢赫(Hussein al-Sheikh)表示:“我们断言,我们坚持巴勒斯坦领导人的决定,即我们免除了与以色列的一切谅解和协议,因此拒绝并继续拒绝提供税收。”也是法塔赫中央委员会成员,在推特上写道。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政府发言人易卜拉欣·米尔欣(Ibrahim Milhim)确认了谢赫的声明,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拒绝了2020年5月以色列的“常规税收转移”。巴勒斯坦通讯社马安(Maan)也援引米利辛(Milhim)的话说,在以色列试图以恢复协调为条件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拒绝了这些资金。

此举可能会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造成广泛的经济困难,由于严重的财政困难,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不得不放弃先前拒绝付款的尝试。2019年,以色列转移给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税收约占巴勒斯坦预算的60%。鉴于冠状病毒危机期间国际资金的不稳定,以及国内税收的枯竭,以色列在2020年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付款可能占更大的份额。

2018年8月29日,一个女孩站在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署(近东救济工程处)在西岸纳布卢斯以东的巴拉塔(Balata)难民营经营的一所学校的入口处。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副研究员内里·齐尔伯(Neri Zilber)在推特上写道,鉴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情况,此举“几乎是自杀的”。

冠状病毒危机已经对西岸经济造成了严重破坏,世界银行周一预测,巴勒斯坦经济到2020年可能萎缩11%,世行预计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此期间的资金缺口将增加超过15亿美元。在白宫2017年12月6日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后,拉马拉和华盛顿的关系恶化,特朗普政府还削减了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提供的数亿美元财政援助。

此后,美国削减了对巴勒斯坦人的所有援助,包括对以巴共处计划和东耶路撒冷六家医院的援助。5月21日,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宣布,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免除了”与以色列和美国达成的所有协议和谅解。阿巴斯说,他的声明是对以色列一再违反这些协定的回应,其中包括以色列计划单方面吞并西岸部分地区。

这里讨论的协议是1994年《巴黎议定书》,该条约建立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关税同盟。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没有国际入境口岸,这意味着所有进出西岸的货物都必须经过以色列过境点。在将资金转移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前,以色列一直负责对进出口征税。

由于巴勒斯坦领导人的决定,我们不再与以色列政府达成协议,我们拒绝并继续拒绝接受清关资金。这不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第一次拒绝以色列的税收。2019年4月,由于对以色列被定罪为恐怖主义的巴勒斯坦人家庭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付款发生冲突,拉马拉拒绝接受税收收入,拉开了长达几个月的僵局。

以色列长期以来一直试图压制向被判犯有安全罪或袭击者家庭的巴勒斯坦人支付的数亿美元的津贴,以色列说这鼓励恐怖活动。拉马拉誓言将继续支付这笔款项,将其描述为一种社会福利,并赔偿其声称的不公正的军事司法制度。

2018年,以色列通过了一项法律,授权从税收中扣除付款(估计每年约减少5亿谢克尔新谢克尔(1.45亿美元)。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回应是拒绝接受收入几个月,直到经济压力迫使他们接受一项允许以色列继续扣除囚犯付款的协议。

周二,巴勒斯坦囚犯事务委员会主席卡德里·阿布·巴克尔表示,以色列今年并未扣减这些款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于2020年5月19日在西岸城市拉马拉的总部领导一次领导会议。

一位以色列官员告诉《以色列时报》,最近未能进行每月扣除的原因是,财政部尚未收到安全内阁的命令,这是2018年法律所要求的。在被问及缺乏扣减的评论时,总理府说:“政府将依法行事。延迟不是源于方法的改变。”

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决定还质疑以色列本月向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提供的8亿新谢克尔的贷款,目的是帮助其度过由轮状病毒危机造成的经济损失。该贷款原本打算作为“补充”发送到现有的向PA转移的税收收入。
分享至: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其他来源,默认 均为本站编辑部原创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