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美国坚持,中国反对将与美国的关系定义为“竞争性”


中国最高外交官杨洁篪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的会晤同时显示出改善日益恶化的中美关系的积极信号和对双边关系的重大预期分歧。分析人士表示,中国反对将中美双边关系定义为“竞争性”,而美国则继续打着这个标签,并指出中国坚持寻求与美国的合作,但也在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就中国问题“全面深入”交换了意见——新华社当地时间周三报道,周三在瑞士苏黎世与沙利文讨论了美国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

报告称,此次会议具有建设性,有利于增进相互了解。 双方同意按照9月中美两国元首通话精神,采取行动,加强战略沟通,妥善管控分歧,避免对抗和冲突,谋求互利共赢,共同努力。共同推动中美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

周三的会面是杨与沙利文自3月份在阿拉斯加交流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谈。这也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乔拜登通电话半个月后发生的,观察人士称,这可能有助于打破华为高管孟晚舟最终安全回国后中美关系十年低迷的僵局。九月。

这样的高层会晤对于改善当前令人担忧的中美关系状况非常有帮助,也非常及时。专家表示,此次会晤发出了积极信号,即在中美各领域摩擦不断扩大的情况下,双方仍可就关键问题进行有效交流,了解彼此底线,管控分歧。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刁大明周四对《***时报》表示,此次会晤表明,中美双方愿意加强战略沟通,管控分歧,推动双边关系重回正轨。

长达六个小时的杨沙利文会晤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表示,双方落实习主席与拜登总统通电话精神,探讨分歧和合作可能性也很重要。周四告诉***时报。

在当前美国政局——两党两极化、反华情绪高涨的情况下——美国对这次会议的声明,正如白宫随后在其官网上发布的声明所示,是积极的,金说。

周三的会面气氛比杨洁篪和沙利文上次在阿拉斯加的会面要好——当时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都出席了会议。美国媒体 CNN 援引一位行政官员的话说,沙利文和布林肯与杨和王的会面“与激烈的公开交流相去甚远”。

《***时报》采访到的专家认为,拜登上任近10个月后,美国似乎正打算结束其“从实力角度”对华不计后果、不切实际的战略,中美关系可能进入务实和战略相持阶段,竞争与具体合作并存。

随着沙利文前往布鲁塞尔和法国会见布林肯和美国贸易代表凯瑟琳·泰,杨沙利文会晤的信息将有助于欧盟国家对中国有更客观、平衡的看法,对对华关系进行更理性和务实的协调,同时分析人士指出,美国高级官员正在努力形成反华集团。

中国专家表示,尽管有积极的信号,但在杨沙利文会晤期间,对未来双边关系的预期存在明显差异,并指出两国对会晤声明的重点不同。

杨洁篪在会见中表示,美方要深刻认识中美关系互利共赢的本质,正确认识中国的内外政策和战略意图。据新华社报道,中方反对将中美关系定义为“竞争性”。

不过,白宫发布的会议宣读文中两次提到“竞争”,称杨和沙利文的会晤是继习和拜登9月9日的电话交谈之后,“领导人讨论了保持开放沟通渠道的重要性,负责任地管理中美之间的竞争”。沙利文还表示,美国将“继续与中国进行高层接触,以确保负责任的竞争”。

这些消息表明,中美两国在界定双边关系时采取了不同的方式。杨洁篪强调,中美关系关系到两国和世界的根本利益,需要进一步改善。专家表示,他重申互惠互利,而沙利文则不太重视这个因素。

沙利文仍然强调发展与美国盟友的关系,加强美国的自我建设。但专家表示,中国不像美国的盟友或其他伙伴,因为美国仍在通过结成小集团来分裂世界,这与中国的立场相反。

中美双方在声明中都提到了有关中国新疆、香港和台湾的问题。

会见中,杨洁篪就涉台、涉港、涉疆、涉藏、人权和海洋问题阐述了中方的严正立场,敦促美方切实尊重中国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停止利用这些干涉中国内政的问题。据新华社报道,美方表示坚持一个中国政策。

白宫的宣读报告指出,沙利文提出了许多美国关注的问题,“中国的行动,包括与人权、新疆、香港、南海和台湾有关的行动”。

在中文版中,中方把这部分放在最后,发布的大部分内容都强调了落实最高领导人的指导和管控争端的重要性,而美方则把这部分作为重点。专家表示,这种比较表明,中国注重协调与合作,而美国仍在努力通过推动其感兴趣的话题来管理双边关系。双方之间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

金表示,期待杨沙利文会晤进一步改变中美关系是不现实的,与中国竞争已成为两党共识。美国在延续以往的对华政策的同时,也增加了一些新的东西——支撑美国实力、拉拢盟友、加强与中国的对话——但与中国的竞争没有改变。

尽管拜登政府没有出台非常戏剧化的对华政策,但它仍然抱着冷战思维,正在召集盟友以遏制中国。周四告诉***时报。 吕指出,中国寻求与美国合作,但也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如果美国对中国采取任何意外行动,特别是在台湾岛等敏感问题上。

可能的会议

分析人士还指出,苏黎世的会议为高层领导人会议奠定了基础。专家表示,这两个版本都表明愿意进行高层沟通,并指出中美最高领导人很有可能举行虚拟会议,以消除任何误解。

美国媒体 CNN 周三援引一位高级政府官员的话称,拜登总统和习主席计划在今年年底前进行虚拟会面。会议的目的是为了加强两大全球巨头之间的沟通,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认为“这种激烈的竞争……确实需要加强外交”。

截至记者发稿时,中方尚未收到任何消息。

吕说,除最高领导人会晤外,考虑到近期一系列积极交往,包括孟的回归、美国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最近的讲话以及杨洁篪的讲话,中美今年第四季度的交流可能会更加频繁。周三与沙利文会面。

9 月 24 日,雷蒙多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她将寻求改善美中商业关系。吕预测,中美贸易谈判本月可能会取得一些成果,中美两军高层会谈也可能会讨论台湾岛等敏感话题。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m168.cn/gjxw/gi_182.html